推「人民觀審制」 提高法治素養成為司改力量

中廣新聞網 – 2012年2月10日 上午5:19

推「人民觀審制」 提高法治素養成為司改力量(蕭照平報導)

法官收賄以及輕判性侵案件的司法弊端,歷歷在目,這些貪汙跟恐龍法官,大大斲傷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對此,「推動陪審團法聯盟」召集人鄭文龍就認為,政府並沒有杜絕這些司法弊端的能力。

『現在有三大問題,一個是貪汙法官的問題、一個是恐龍法官的問題、一個法官檢察官參與政治鬥爭的問題。這是我們司法面臨最大的問題,所以這三大問題導致人民對司法不信任,現在我們做的民意調查,法官跟檢察官是最不受信任的職業別,為什麼?因為這三個司法問題一直都是呈現的,那政府有能力處理這問題嗎?沒有處理掉』

不過,司法院並沒有坐視不管,而是藉由「人民觀審試行條例」草案,也就是觀審制,來提供司法改革的切入點,如果未來通過修法,最快可望在明年試辦,民眾就可以直接參與審判,不僅能夠提供意見給法官參考,也可以監督法官言行。

國民黨立委謝國樑就表示,有民眾坐在法官旁邊觀審,對恐龍或收賄法官,一定會有嚇阻效果。

『我覺得他們推出這個方向基本上是對的,你就想法官就是高高在上沒有人可以制衡或觀察,但現在來幾個民眾在他旁邊,我想他自己就會比較謹慎一點,這就是觀審制最大的目的』

謝國樑也說,台灣是大陸法系國家,觀審制是在不影響法系結構前提下,進行司法改革,他認為這是不錯的司改方向。

『我覺得觀審制是一種不影響法官判決,但是有某種監督效力的,你讓幾個民眾坐在法官旁邊,可以讓民眾觀察法官是否有用心審理或是態度是不是合理對待訴訟幾個相關當事人,所以我覺得是不錯的第一步,那有人說要參審或陪審團,那不是和整個台灣大陸法系架構不同』

不過,民間團體對觀審制並不買帳。首先,針對大陸法系跟海洋法系不同的問題,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就指出,實務上有很多例子,都顯示制度間的差異越來越模糊,強調重點在於如何讓司法公正審判。

『傳統上有大陸法系跟海洋法系的區別,但是你可以發現有關於人民參與審判的議題,在兩個法系中都互相學習,所以你看最新進到這人民參與審判議題的國家,就是日本跟南韓。她們同樣都綜合英美的陪審制跟歐陸的參審制元素,所以這兩個制度之間區別已經越來越模糊,大家關心的是到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能帶給國家司法制度什麼元素。其實現在法律發展很清楚,就是要實用,就是要公正,真正能夠讓民眾參與司法,這才是現在司法發展潮流』

其次,民間團體律師鄭文龍認為,觀審制度無法有效嚇阻法官貪污,但陪審制卻可以阻斷貪汙網絡。

『因為台灣的法官是職業法官,是法院的公務員,大家都知道他是誰,會形成貪汙網絡去親近他、接近他、賄賂他,但是陪審員因為是臨時個案抽出來的,所以沒有辦法形成貪汙的時間跟網絡』

除了可以嚇阻貪汙,鄭文龍也認為「陪審制」可以防止法官的專業偏見。

『如果是很專業的那一群人都會有專業的偏見,所以為什麼這些到了最高法院的法官還會被罵恐龍法官,因為你就是這些法律人。陪審團的目的就是用十二人,代表社會士農工商、貧富貴的小型代表來判決,會用多數意見多元整合的民主模式來判決,這樣就不會有因為個人偏見,而產生誤導而有錯誤判決』

因此,民間團體的訴求,就是希望人民能夠擁有審判權。但這樣的作法,卻讓司法院擔心會影響法官的獨立審判權,同時,也有違反憲法的疑慮。不過,「人民參與審判推動聯盟」律師顧立雄認為,法官的審判權是來自於人民的付託,因此,不認為有違反憲法的疑慮。

『司法的主權來自國民,還是司法主權來自法官,這是有趣的問題。但我個人不相信我們審判的權力原始就來自法官,我們交給法官是基於法律的付託,所以從憲法上我們是中華民國不是中華帝國,不是來自皇權,所以我們是來自人民,司法是主權最明顯的表彰,透過法律一定程序將人民訴訟權,特別是事實決定的部份,交給一般人民決定,我認為沒有違憲疑慮』

對於觀審制與陪審制的爭論,各界都認為還有討論空間,國民黨立委謝國樑也說,雖然觀審制的方向是正確的,但如果草案送進國會,一定會做適當修正。

『當然司法院的版本到立法院來審議,我們會做適當的修正,但我認為值得邁出這一步,我覺得他們推出這個方向基本上是對的,你就想法官就是高高在上沒有人可以制衡或觀察,但現在來幾個民眾在他旁邊,我想他自己就會比較謹慎一點,這就是觀審制最大的目的』

的確,司改的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杜絕貪污或恐龍法官的專斷,雖然草案中的觀審員沒有審判權,但起碼人民走進法院現場,就能直接監督法官言行,連帶也會有法治教育的效果,這對司法改革必然有所幫助,因為只有人民覺醒,才是改革的最大力量。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Yahoo!奇摩新聞粉絲團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