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園還給師生

作者: █王宏仁 | 中時電子報 – 2012年1月21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王宏仁】

數日前,中山大學校園內的蔣介石銅像被「換裝」成為電影蝙蝠俠裡的小丑,此事發生在總統大選剛結束的時刻,不免引起議論,據報導,中山校方已報警並決定提出告訴。但是我想說的是,如果中山大學號稱要變成「世界一流大學」,那麼就該學學日本京都大學,將校園的公共性還給師生,而非像現在把兩尊戒嚴時期遺留下來的產物當成聖物擺著祭拜。

京都大學以學風自由聞名,獲得諾貝爾獎的日本學者多出自該校。許多日本高中生將京大填選為第一志願,而非東京大學,就是憧憬該校的自由學風。京大的自由校風是由許許多多前人所建立,包括該校前身「京都第三高校」校長折田彥市。為了紀念折田先生,京大在一九五○年鑄造了一尊銅像擺在校園。但是設立之後,常遭到學生惡作劇,一開始只是簡單的塗鴉、潑漆,後來逐漸成為「百變天龍」,有時候變成扛腳踏車的騎士,有時候變成烤麵條,有時候穿上小女孩圍裙。

京大校方對此惡作劇,一開始也如中山校方一樣,趕快找人清理被塗鴉的銅像,經過數十年的折騰,校方在一九九七年終於將銅像移至圖書館的地下室。

事情並沒有結束,九八年之後,每年二月入學時,學生就會把自製的折田先生像,擺放在校園入口的對面,包括對抗邪惡的假面騎士、折田大佛、小丸子的永澤。面對學生無止境的「反抗精神」,校方並沒有移除這些作品,也曾經在作品的下方貼出一個公告:「這麼棒的作品,放在這裡,恐怕有失竊、遭受破壞的可能,最好把它放在恰當的場所。至於此作品展示的地點、期間,麻煩來跟我們商量一下。共通教育推進部啟。」

京大校方的處理方式,讓我們看到真正的一流大學精神。首先,京大一直維持自由學風的傳統,允許學生教授自由表達其思想與意見,從沒有任何「搞破壞者就別想混了」的法西斯想法。其次,本著大學自治原則,從不會出現找警察來調查的情形。最重要的一點是:校園的空間是屬於全校師生的,並非校方說了算。

空間要擺置某些東西、作品,必須該作品與該環境、與該地人們、該地歷史有所聯繫。目前中山大學校園空間中擺放的孫文與蔣介石銅像,是在一九八○年代戒嚴時期所設置的,反映當年空間戒嚴與威權統治對於校園的監視。但是台灣已經解嚴超過廿多年了,這個威權體制所遺留下來的空間,與外在的民主社會發展,形成一股強烈的對比,會引起潑漆、塗鴉,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此空間完全脫離了社會脈動。

對於中山校園內擺放的兩尊政治銅像,中山社會系師生嘗試以幽默、嘲諷的方式來解構這個久久無法解嚴的校園空間。社會系每年的師生變裝趴,都會遊走到該區域「紀念」空間不解嚴,去年某位裝扮成酒店制服妹的同學跳上銅像基座,快樂的躺在孫文大腿之間;今年則是某位裝扮成海賊王天鵝馮克雷的男同學,妖嬌美麗地坐上孫文腿上,並且拉出「反對核能」的布條,凸顯其社會訴求。

校園內的空間解嚴,許多大學在上個世紀都不知已經持續進行多久了,但是中山在此方面只能用「瞠乎其後」來形容,現在發生潑漆事件,還動用警察司法來恫嚇自己的師生,令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錯置感。如果校方要用破壞「公共」建設來起訴主謀者,那麼請先講清楚,這個空間、這兩尊銅像的「公共性」何在?

(作者為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兼系主任;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發起人之一)

……..文章來源:按這裡